四平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热血图腾 第143章 蒲珧荍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48:29 编辑:笔名

热血图腾 第143章 蒲珧荍

“砰!”

月相宝镜被一箭射中,精钢炼造的三棱破甲箭竟不能射穿镜面,仅仅刺进去不足一毫,撞出一道道纤细若丝的裂纹。

紧接着,但听一声震雷般的爆响,缠在箭头上的爆炸符被引爆,宝镜被炸飞,坚固的镜面全然碎烂开来!

爆炸引发的乱流化为呼啸的狂风,从半空辐散开来,随处肆虐。

地面上,那名女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,无力的跌倒在地上,淡青色的面容一下子变得苍白无血,娇躯如筛糠般剧颤,两手捂着脑袋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!

原本已被逼到绝境打算使出压箱底的保命手段的马佶见状,自是大喜过望,立即就明白,那面月相宝镜是此女以身体为炉祭炼培育的本命法宝,与之心神相连,宝镜一击被毁,她必然心神大震,魂魄震恐,非但一下子受了重伤,只怕修为也要受损。

他不敢迟疑,连忙掏出一道符箓,一手捏着,一手掐诀,口诵驱邪咒:“天上台星,应变无停。驱邪伏魅,保命护身。智慧明净,心神安宁。三魂永久,魄无丧倾。”

“哗!”

符箓不点自燃,明黄火焰眨眼燃尽,化为一条摇曳的灵光。

“去!”

马佶遥遥一指,灵光一闪撞进了女子的脑门。

这是一道品阶不低的驱邪符,他知道青面兽卜橼拥有御使剑灵控人心神的能力,所以早做打算,从道士乔杨子手里换了几张驱邪符,以备不时之需,委实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。

须臾后,一直伏在地上哆哆嗦嗦颤抖不停的女子抬起了头来,只见她脸上的青色已然消退,显露出白皙如玉的皮肤,衬托得精致的五官越显得美艳,再加上双手撑着雪地楚楚可怜的模样,着实令人心动。

马佶在麒麟学宫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此刻看着此女,心头也是轻轻一颤,为之动容。

不过,他暗地里仍然警惕着,面上则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开口道:“在下邺城巡城捕手马佶,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,姑娘芳名蒲珧荍,正是月相门两年前无故失踪的那名内门弟子吧?”

女子挣扎着站起身来,收刀入鞘,对着马佶深深一拜,道:“在下正是月相门蒲珧荍,多谢道友救命大恩,蒲珧荍……没齿难忘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忽然虚脱,无力的向前倒去。

如此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,马佶本能的就要上前相扶,但脑中警钟嗡鸣一响,打了一个激灵,非但没有扶,反而连忙退了数步,一手握住腰间横刀,任凭她狼狈的跄倒在自己面前。

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马佶略显歉意的问道。

蒲珧荍伏在雪地里,没有答应,刀削般的肩膀一耸一耸的,却是忍不住呻吟痛哭起来……

“这……姑娘你……”

马佶哪见过这种状况,有些措手不及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他心中暗想,此女莫非是喜极而泣?但见其哭得如此伤心,似乎不是。更何况修真之人非同凡人,岂会轻易痛哭……

“莫非,莫非她被卜橼那厮给……”

蓦地想到什么,马佶一颗心直沉下去,燃起腾腾的怒火!

是啊,此女既有倾城姿容,又正当妙龄,被青面兽卜橼掳掠到这无人知晓的万壕山空坟之中,过了整整两年,不做出什么禽兽行径,那才让人奇怪呢!

马佶心中暗暗发狠,“该死的青面兽,我今日定然让他以死偿还!”

未久后,蒲珧荍止住了哭声,再一次站起,对着马佶行大礼道:“今日之恩,蒲珧荍今生绝不敢忘。”

马佶连忙道:“姑娘言重了,在下作为巡城捕手,缉捕恶匪,也是职责所在。更何况姑娘的失踪案本就是在风神殿挂着号,重金悬赏的。”

……

坟山脚下,林奇在雪地上盘腿打坐,紧闭着双目

,膝上横放着又宽又短形状奇异的锯齿骨剑。

“嘶!”

珍珑虎小七从林奇领口探出脑袋,琥珀金的眸子看着走过来的马佶和蒲珧荍,大口一张,发出警告的咆哮。

蒲珧荍吃了一惊,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少年身上还藏着这么一直凶恶的灵兽。

林奇伸手抚抚小七的头,小七“喵嗷”一声,缩了回去。

马佶淡淡一笑,开口问道:“齐兄弟,无碍吧?”

林奇仍旧闭着眼睛,回道:“没事,只是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已。”

马佶喜道:“那就好啊!此番真是多亏了齐兄弟你,否则的话,就凭马某的区区本事,还真不是这位蒲姑娘的对手,后果难料啊!嘿,说来你也真是厉害,不用眼睛,也能一箭射中那面月相宝镜,令马某汗颜呐……”

马佶感慨万千,忽然拍拍脑袋,忙道:“哦,对了,跟你介绍一下,这位姑娘是月相门内门弟子蒲珧荍。蒲姑娘,这位是我哥们齐修,别看他年纪小,修为才只化境,本事却不在我之下,而且,还是一位新晋的风神鸟呢!”

此前的战斗中,蒲珧荍的主要对手当然是马佶无疑,但对林奇的手段也是深有体会的,尤其是对那惊人的一箭,依然心有余悸。可当从马佶口中听闻此人确实是化境修为时,她心中大为震惊,难掩惊色,实在难以置信,还以为他其实是伪装的化境。

对于林奇,此女一样也是千恩万谢,并对伤了他的眼睛万分抱歉,提出要出手为他治伤。

然而,林奇并没有接受此女的好意,表示自己眼睛没有大碍,再花些时间就能恢复视力,又令她大为惊奇。

马佶对着蒲珧荍询问道:“卜橼这厮一直躲着没有出来,应该是想借助地利优势与我们一战吧?”

蒲珧荍点点头,道:“不错,那恶贼在这座墓穴里苦心经营了多年,里面布置了重重法阵,绝不可小视。不过,据我所知,他最近一次外出,好像得了不少好处,一回来就开启了所有法阵,封闭了整个坟墓,闭关修炼,试图冲击破境中期,只派我一人在墓外看守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马佶闻言,皱眉道:“如果给这厮成功进阶破境中期,麻烦可就大了……看来我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,需得趁他闭关的紧要关头尽快发起进攻,结果他的性命!若是换做先前的话,我们攻进去之前,还需得多做准备。现在则不一样了,姑娘你对墓中的一切想必了如指掌,有你站在我们这边,正好可以绕过法阵陷阱,直捣黄龙!”

“当然,我受他操控之时,经常出入墓穴,墓中的阵法禁制我一清二楚,该怎么走位我都知道……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……卜橼这恶贼禽兽不如,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,把他碎尸万段!”

蒲珧荍戾气横生,咬牙切齿,恨恨道:“到时候如果有可能的话,还希望恩公能将此人交由我处置,唯有亲手杀死他,将他挫骨扬灰,方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
马佶微微一愣,沉声道:“这个当然没有问题,只不过……卜橼这厮非同一般,我们必须抱着一击必杀的觉悟,不然的话,一个不小心,死的恐怕就是我们了。”

蒲珧荍重重点点头,道:“那人确实十分厉害,尤其是那柄古代战剑,好像是他从某个古战场捡到的,剑中孕育出了一个异常强大的邪灵,只要刺中人身见了血,就能逐渐侵蚀人的血肉,控制人的心神……当年我也是因为那柄诡异的古剑,才失手为他所擒的……”

马佶深以为然,连忙道:“还有什么比较重要的情报,也请姑娘一并告知!”

蒲珧荍自无不允,把自己对青面兽卜橼所知的重点,一一讲给马佶听。

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,夜色愈发浓郁,林奇总算能睁开眼睛了,视力恢复了七七八八。

马佶信誓旦旦的道:“齐兄弟,事不宜迟,我跟蒲姑娘先进去打头阵,你在墓外策应,今日务必不能让那厮逃掉!”

“且慢。”

林奇否决道。

……
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开通网上预约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具体位置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预约挂专家号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能刷医保吗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预约专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