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十五章 奉旨受贿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3:03 编辑:笔名

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十五章 奉旨受贿

宴会一直持续到夜晚方才结束,嬴政派人将威廉希尔一行送到礼宾官。。。此时承天殿中的席设之物,尽皆撤除,文武百官望着目光深邃的陛下,丝毫没有散朝的意思,便一个个乖乖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,安静的站着。

“各抒己见。”嬴政手指富有节奏的敲着面前的台案,眼神扫视一圈文武百官道。

过了一会,嬴政见文武百官没有一个出言发声的,眉头微皱喝道:“怎么?都哑巴了?”

“臣李长青斗胆,请问陛下之意?”李长青走了出来,对着嬴政拱手行礼道。

“战。”嬴政的声音很轻,可却如同滔天巨浪涌入了文武百官的心中,震耳欲聋。

“那陛下刚刚之举是为何意?恕臣愚昧。”这时李长青身后的大司造零芒站了出来,对着嬴政小心翼翼疑问道。

“兵法有云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百胜。”嬴政怔怔有神道

,然后紧接着:“而且,可以获取更多的灵石,让大秦飞速腾飞。”

“陛下,此举也正中对方下怀,它们似乎也非常需要大秦的能源以及紫金,壮大自己。”李斯也走了出来,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不错,只是丞相只说到皮骨,未点到精髓。这群域外生灵与大秦不谋而合,同样想要摸清大秦的虚实。朕也十分肯定对方必然是抓到了大秦之人充当眼线,对大秦的了解已经非常之多了,而大秦却对敌人一无所知,这才是朕之所忧。”嬴政眼神犀利的望着李斯娓娓道来。

“陛下勿忧。躲在暗处的毒蛇可以对人发动致命一击,可在明面上,任由毒蛇如何阴辣,也不足为惧。”李斯捋了捋胡须,对着嬴政道。

“丞相大人所言甚是。”

“丞相大人妙哉妙哉。”文武百官立刻你一言,我一语的恭维道。

“长青,朕日后准备派你出使它们那什么联邦政府。你意下如何?”嬴政面含微笑,看着李长青问道。

李长青立刻心领会神,拱手对着嬴政道:“陛下,臣定当不负陛下厚望。彻底摸清美帝联邦政府一切虚实。”

“哈哈!好。”嬴政赞赏的点了点头。然后打趣道:“朕倒是不怀疑长青你的能力,只是绝对不能弱了大秦的国威,千万别像今日这位联邦大使一般才是,啊!哈!哈!”

“哈!哈!哈!”

“哈!哈!哈!”

“哈!哈!哈!”一时间随着嬴政的话音刚落,满朝文武顿时哄笑起来。

“陛下放心,臣宁为玉碎,绝不为瓦全。”李长青却没有发笑。他很清楚陛下的意思,所以斩钉截铁的表态道。

“朕丝毫不怀疑长青的品性决心,可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利刃锋枪不可怕。可怕的是软刀子,温柔乡。层出不穷的阴谋手段。”嬴政望着李长青,意有所指道。他相信以李长青的智商,会明白的。

“哈!哈!哈!”李长青听完。却大笑起来。

“长青为何发笑啊?莫非是朕言辞有误?”嬴政心中升起一丝不悦,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,而是凝视着李长青问道。

“陛下,臣失态了!请陛下孙。恕臣直言,臣固然清高桀骜,洒脱风流,可并不是饥不择食的牲口,对于五只眼睛如同石头一般的丑陋怪物,臣可并没有特别嗜好啊!”李长青立刻解释道,虽然陛下脸上没有丝毫表露,可是跟随陛下已经这么多年了,他早已练得一双火眼金睛,从陛下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不满。…

“哈!哈!长青所言有理,倒是朕多虑了啊!哈!哈!”嬴政也忍禁不住,莞尔失声笑了起来。

文武百官见陛下龙颜大悦,也一个个跟着笑起来。

“咳。”李斯轻声咳了一声,老神在在的站在原位。

嬴政把目光望向了李斯,便知道他有话要说,只是碍于场面气氛,并没有直接打断众人的情绪。

嬴政立刻挥了挥手,承天殿原本笑声鼎沸之声,立刻便的鸦雀无声。然后嬴政看着李斯道:“丞相大人有何高见?”

“陛下,若是那域外生灵真来行贿臣等,不知臣等该当如何?”李斯眼神炯炯有神的望着嬴政,小心询问道。

“这还用朕教你们吗?”嬴政撇了一眼李斯,然后扫视满朝文武道。

“可大秦律令……”李长青眉头皱了皱,对着嬴政说道,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“此一时彼一时,朕告诉尔等,剥削百姓,以权谋私,贪赃枉法,国之蛀虫者,挫骨扬灰都不足以抵其罪。可对敌人,朕要你们把贪婪无穷放大,那怕你是两袖清风,孑然一身的大清官,也要变成凶狠的豺狼,尽己所能的榨取对方最后一丝价值。”嬴政大声喝道,对着文武百官教唆着。

“传召朝野上下,无论对方给予多么丰厚的好处,全部照单全收,充之国库。取多益利者加官进爵,为大秦国士。夺少失裕者贬级退爵,为大秦虚士。朕有言再现,斗胆中饱私囊,不上缴国库者,诛其族,灭其姓,断其根,万世子孙共唾弃之。”嬴政气吞山河,言辞激烈道。

“陛下天威,臣等不敢。”文武百官立刻一口同时道,表示自己的忠心。可在那些被嬴政铁血手腕震慑收敛的贪官污吏心中却暗爽,这简直是奉旨受贿,再也不用怕了。

“好了,朕也要继续闭关,冲击瓶颈,明日又丞相大人与长青协同大公子扶苏接待联邦大使,商讨互通商贸具体事宜,签订盟约。”嬴政似乎有些疲惫,轻声道。

“陛下有旨,有事早奏,无事退朝。”小豆子立刻机灵的喊道。

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李斯连忙走了出来,对着嬴政拜道。

“丞相大人但说无妨。”嬴政原本都准备离开了,不过见李斯走了出来,立刻耐着性子坐在了自己的皇座上道。

“陛下臣有疑虑隐忧。”李斯一脸忧愁之色,似乎被什么事情给难住了。

“朕听着呢!”嬴政神态有些慵懒,对着李斯道。他最反感就是这些人都有这个毛病,原本一句话可以了当的事情,非要分成几句,不过这些文臣几乎都是这样,嬴政虽然倍感烦恼,伤脑筋,但是却无可奈何,他总不能这也下个绝杀令出来?也只能耐着性子,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。

“臣担心,此举会将之前肃清朝野贪污受贿之风气毁之一旦,是否有些得不偿失?”李斯脸色十分严谨说道,要知道这百年来,大秦的风气空前晴朗,李斯可以肯定达到了古今往来绝对空前绝后的高度,一番血腥清洗之后,民间都如同被一场大地震波及,几乎用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都不为过。(未完待续。(。))

朔州治疗男科费用
百色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酒泉治疗男科费用
朔州治疗男科医院
百色好的癫痫病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