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平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闫沛东称因质疑曹操墓曾被困安阳爬窗翻墙走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6:50:44 编辑:笔名

  因质疑安阳曹操墓一举成名后,有人说闫沛东只是在借安阳曹操墓炒作自己,其手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“铁证”,有人说他可能因为曹操墓事件而受到了“控制”,还有人说根本就不存在“闫沛东”这个人…… 过去的一年中,除了络上已经为公众所熟知的那些往事,在闫沛东的身上还发生过什么?他与安阳曹操墓之间究竟有什么打不开的结?请看本独家专访——

  全媒体 姜 涛 发自山东聊城

  虎口脱险 别出心裁

  “红围巾”引出安阳被困经历将真相大白寄希望于官员腐败

  1月11日,聊城东昌宾馆,神情憔悴的闫沛东语气毅然坚决。

  与见面时,闫沛东脖子上套着一个很长的红色围巾,谈到这条另类围巾的来历,闫沛东说还要从自己被困安阳的事说起。

  2010年11月上旬的一天,在河南安阳红河屯村的亲戚突然给闫沛东打来称,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他进行面谈,中,亲戚并没有提及究竟是什么事,闫沛东以为是家事便很快乘车赶了过去。

  闫沛东告诉,见面后,亲戚才告知是安阳有关方面愿意与他就曹操墓一事“谈一谈”,而通过亲戚找到自己的是安阳地名办的相关人员。“见面后我才知道了对方的目的,他们问我能不能不再对安阳曹操墓进行质疑,让我当场回绝了。”闫沛东说,虽然对方是由亲戚引见的,但与对方见面,他仍然感到了害怕,现场的气氛也让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已身处险境。

  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,闫沛东采取了“以退为进”的策略,“我说我可以考虑考虑,但不能立即给他们答复。”

  当天晚上,闫沛东和亲戚两人被安排在了当地一家宾馆,见安阳方面的人离开了宾馆,闫沛东决定也立即离开此地。但当行至宾馆大门处时,却遭到门卫的阻拦,门卫告诉他,他只能与送他来的朋友一起才可以离开宾馆。

  感觉到危险的闫沛东只得退回宾馆,从宾馆内寻找其他退路,这时,他又突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包被对方拿走了,只剩下和几本重要的证件放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。

  随后,闫沛东用短信的方式告知家人自己被困安阳的消息,“当时,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之所以发出求救短信,只是不想在自己真的出事后还没有人知道。”

  然天无绝人之路,在发完短信后,闫沛东偶然在宾馆餐厅的厨房附近发现了一个送菜用的窗户,窗户约有一米多高,外面还有一道铁栏杆,铁栏外便是宾馆高高的后墙。

  为了尽快脱身,闫沛东从窗户处爬出,越过铁栏,又用自己的外套当绳索,翻过后墙离开了宾馆。“我在路边喊了一辆出租车,直接从安阳打到了邯郸。”闫沛东回忆说,在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中,他不断地回头向后张望,“最担心的就是对方会追上来,直到出租车进入了邯郸境内,与知己的朋友见上面,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”

  闫沛东说,在经历了那一次虎口逃生之后,他便立即购买了一条围巾,因为在他看来,假如再一次被困,再一次面对高墙时,他只需要用围巾打个结便可以顺利脱身。而之所以选择红色,他说是因为红色代表了正义,代表了胜利。“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安阳曹操墓的问题已进入两难的境地,因为学术质疑行不通,依法打假也行不通。”

  闫沛东所言并非没有道理,在历经近一年的学术质疑无果后,对河南安阳曹操墓持质疑立场的学者倪方六、吴锐、张国安等共8人,采取联合署名的方式,向国家监察部发出《检举书》,检举“河南省文物局在安阳西高穴墓葬考古发现的文物认定过程中,存在严重违反行政纪律的行为”,并请求“国家监察部依法作出监察决定或提出监察建议,撤销被检举人‘曹操高陵’的认定,责成依法予以重新认定”。

  根据相关报道,《检举书》在2010年12月2日通过特快专递寄出,12月3日国家监察部收到,但直至今日,监察部方面一直未对此做出相关的回复。

  闫沛东告诉,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,他已经想到了一个“别出心裁”的方法重新审视安阳曹操墓造假事件,那便是利用安阳方面政界的斗争,达到揭开曹操墓真相的目的。

  闫沛东说,自己的这个想法来源于在1月13日《时代周报》一篇题为《第四个落马者:河南交通厅长竟成高危职位》的报道。

  报道称,1月上旬,河南省交通运输厅突然将厅长董永安的简历从“厅领导”一栏中撤下,其被“双规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而在此前,河南省交通厅已有3任厅长因为贪腐问题而落马。

  报道中还提到,据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、纪检组组长王晓共透露,董永安落马主要与其在安阳担任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时涉嫌经济腐败有关,目前仍由河南省纪委“双规”。

  闫沛东告诉,董永安的落马是否与安阳曹操墓有关谁也说不准,“但在我看来,依法打假之路之所以行不通,似乎也证明了在这一事件的背后很可能还有更大的保护伞。”

  重新回到学术打假不见任何成效的问题上,闫沛东依然认为,国家文物部门在众多质疑声中,不但没有重新通过学术方式对安阳曹操墓进行论证,相反仍是以安阳单方面举办的研讨会认定安阳曹操墓就是真曹操墓,仅这一点便伤了国内许多研究三国文化的学者的心。

  釜底抽薪

  欲借聊城汉墓博弈河南“曹操”

  闫沛东坚信,随着董永安的落马,以及此前安阳政界腐败问题的浮出水面,还将会有涉案官员被牵扯出来,“这很可能会像众所周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,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  闫沛东还向证实,此次,他之所以会来山东聊城,主要是看了本报日前关于“山东聊城疑似曹操墓发现龙虎瑞兽壁画”的报道。

  他说,曹操高陵到底在那里,也许永远是千古之谜。因为后赵石虎遍掘邺地陵墓,曹操高陵首当其冲,假若在邯郸磁县牛尾岗也被盗掘一空了。而秘葬在安徽亳州曹氏墓群,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曹操死后从洛阳运抵邺城安葬,再长途跋涉埋到曹氏家族墓群希望渺茫。“以曹操之诡计多端,在《遗令》中诏告真正高陵具体位置绝不可能,所以曹操诏示天下的《遗令》、《终令》很可能是瞒天过海、声东击西的诈伪之术。”在闫沛东看来,封建时期,帝王陵寝事关王朝千秋大业,必依当时陵制选择龙脉风水宝地。

  根据记载,曹操逝世,黄龙现于武阳,曹丕篡汉后因此改年号为黄初元年,东武阳不仅是曹操时曹魏政治集团根据地,更是曹魏政治集团仅次于邺城的兴业旺地。

  闫沛东告诉,经考察山东聊城莘县朝城汉墓上风上水既符合依山营穴龙脉选址,又严格按照在平原上封土为陵的东汉王侯陵制。“这座朝城汉墓背靠沙麓山,面对古黄河,前照后靠风水绝佳;其次,比对曹操家族墓形制、墓室风格、出土文物,朝城汉墓主墓是曹操高陵可能性很大,附近有星罗棋布的陪葬墓,初步断定朝城汉墓为曹操高陵有据可依。”闫沛东表示,在对待莘县朝城汉墓的问题上,他会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,随着朝城汉墓抢救性发掘,一切靠出土文物说话。“不仅要颠覆一个假的曹操墓,更重要的是找到真的曹操墓,去伪存真。”闫沛东说,对莘县朝城汉墓的考察,他将抛开此前饱受非议的河北和河南的问题,再无关地域之争。

  他也坦言,自己之所以将寻找真曹操墓的第一站选为山东聊城,而不是河北和河南,也是有一定历史依据的,“因为蒲松龄就说过,真正的曹操高陵一定会在其七十二个遗冢之外。”

  开诚布公

  首次向媒体透露自己真实身份

  回首过去的一年,闫沛东感慨万千,他说,从被卷入“曹操墓”造假质疑的浑水,到被媒体爆料手握“曹操墓”造假铁证,有关自己的争议就纷至沓来,他也因此一次又一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此前,有媒体在调查后发出报道称,家住河北邢台的闫沛东,在通过公安部门检索后发现,整个河北省只有两个闫沛东,一个是在邢台威县,另一个在张家口,只有十七岁。

  同时,甚至还有媒体表示采访到了闫沛东的母亲,其母亲还向前去采访的证实,闫沛东从小喜欢看《三国演义》,因为父亲去世过早,上到小学毕业就失学在家了。其真实身份是邢台市威县梨园村农民,系小学辍学 ,后来在邢台开货车打工……

  对于这些说法,闫沛东显得很无奈,他说,自己的祖籍确实是河北邢台,但从祖父辈开始就已定居北京,“上述内容根本就不切实际。”

  当问到其目前所从事的工作及现任的职务时,闫沛东共列举了4个头衔:龙腾盛世旅游文化咨询中心主任、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、古邺文化研究会特约顾问和河北燕青拳联谊会名誉会长。

  采访中,闫沛东还向本报证实,闫沛东其实只是他的笔名,他真实的名字也不是有媒体在报道中所提及的“刘旭波”,“为了证明我的清白,我可以告诉你我真实的名字,但为了我的人身安全,请务必替我保密。”

  闫沛东说,这是自己第一次向媒体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:闫沛东确实姓闫名“沛东”,门三闫是对的,“沛东”二字身份证上却不是这两个字。

  闫沛东还向本报透露,他之所以有机会掌握关于安阳曹操墓造假的一些证据,主要原因是因为其妻子的祖籍是河南,自己的岳父和岳母现仍在河南生活。

  他还向本报证实,此前络关于自己只有一个儿子的说法也不准确,现实中,他是4个孩子的父亲,“我有3个儿子,一个女儿,现都在上学。”“安阳曹操墓事件走到今天,对我的家人影响也非常大,他们也都在替我的安全担忧。”闫沛东说,一直以来,为了让家人少一些顾虑和担忧,他一直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目前所面临的风险,只是向妻子和孩子们这样解释:安阳曹操墓的问题,只是单纯意义上的学术质疑,并未涉及其他复杂的背景。“但在这里,我要非常严肃地说,如果安阳方面选择对曹操墓进行正式开馆,我将逐一公布其造假的证据,我手里是有证据的,只是以我目前的处境而言,我更希望安阳曹操墓事件能够以和平的方式解决。”闫沛东说。

劳动纠纷
欧冠
综合